五条人绝不会穿上海“名媛”的二手丝袜

  • 五条人绝不会穿上海“名媛”的二手丝袜已关闭评论
  • A+
摘要

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我为什么要翻译她这十句诗文丨女将大家好,我是女将。昨天老将说,这个公号作为人格志小号,太类同了,想换个名称。还是由老将和女将来写。因为是想在这个号上,除了发些大号上那类型文章,还想更接地气,更加温暖人性化的表达。总是杀气腾腾,不够温柔,不好。这个号的质量,必须升级提升。不知道老将会把他名字改成啥,我在想,如果我改,就叫“小

斑马ai体验课 斑马英语+斑马思维(最超值!教材成本远超27元,收到您就知道了,而这仅仅只是教材,课程更加超值!)
情景教学+趣味动画+班主任辅导+无线回访+20节体验课程+2套配套随材礼盒+班主任社群辅导+限时加赠斑马定制书包

斑马ai课斑马思维斑马英语体验课报名

斑马ai课正式课程[系统版]渠道优惠购买入口

斑马英语斑马ai课英语

  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我为什么要翻译她这十句诗

  文丨女将

  大家好,我是女将。

  昨天老将说,这个公号作为人格志小号,太类同了,想换个名称。还是由老将和女将来写。

  因为是想在这个号上,除了发些大号上那类型文章,还想更接地气,更加温暖人性化的表达。

  总是杀气腾腾,不够温柔,不好。这个号的质量,必须升级提升。

  不知道老将会把他名字改成啥,我在想,如果我改,就叫“小九”。行不?

  今天要说一个刷屏的热点话题,就是上海“名媛圈”这幅奇景图。

  60个“名媛”在群里每人每天100块拼租一辆法拉利。

  15人拼一间3000块一晚的魔都顶级酒店,分时段拥有。

  6人拼单一份双人高级下午茶,甜点不能吃,要留给下一位拍照的名媛。

  两个人拼一条Gucci丝袜,一人300块,换着穿。

  (名媛群聊天截图)

  (名媛群聊天截图)

  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抬高身价,过滤穷人,结识“金融巨子”,实现阶级跨越。

  装着装着自己也就信了。

  这些不占有任何生产资料,被消费主义洗脑、习惯用有产阶级思维审视无产甚至中产阶级的天之骄女们,最看不上的就是开BBA的男人。

  BBA? 宝马奔驰奥迪。 “经验来说开宝马奔驰的穷b不要碰的,小气事儿还多,这是真的..." —— 一位群里的“名媛”说。

  其实,酒店摆拍个人丝袜出售本身,无可厚非,向往一种生活方式嘛!生活方式对于每一个个体来说都不同,我爱田园诗意,你爱魔都酒店,都挺好。哪怕这种生活方式和经济水平不符合,向往本身,无可厚非。

  但是人均爆乳、出售二手丝袜人均小香风垫肩、人均8000块的鼻子、人均名媛......只为钓“金融巨子”;完全以金钱为衡量尺度,买卖色相,层层包装,处处留心,确实是恶心到我了。

  我好多朋友看完这个热搜,问我,“二手的丝袜,她们怎么穿的进去?”

  问的好!确实细思恐极。提起丝袜的那一瞬间,她们会不会也有嫌恶感?

  但我仔细想了想,可能还真不会。为啥不会?因为她们的身心,早就异化、分离了。

  我就和朋友说,你问这个问题,你是因为下意识的以为她们和你一样,忠于自我的体验。而这些“名媛”们,在钱的面前,异化成了一个个钓男工具。

  工具有感触吗?没有。工具会恶心吗?不会。

  马克思的异化理论说的很明白了:

  “他们从来都不是自主、自我实现的人类存在,而只能以资产规则的工具而存在。”

  “名媛”们浓妆艳抹的奔向酒店,排队拍半小时的照,小心翼翼不要把浴巾沾湿,留给下一个姐妹。这当真是一副可笑又可怜的异化现世图景。

  她们的可怜之处,有二:

  一是,她们其实极难嫁给真富豪。

  往上打破次元壁,难。真心都难,伪装更难。但是见过了世面,再降维打击,收获一些拆迁户土豪、小富二代,还是有可能的。当然也很有可能被租豪车、拼酒店的上流社会伪装男黑吃黑。

  二是,这种异化,一旦成为习惯,她们将长期的与自己的感受分离,直到有一天彻底忘却。

  上二手N手布满不知名毛屑的贴身丝袜不算什么。以后万一如她们所愿嫁给土豪小富二代,心甘情愿做生育机器忍受屋外彩旗飘飘,也不算什么。

  一切个人真实的体验、好恶,情感,思绪,都被对阶级的模仿,啃噬干净了。

  (浑个人二手丝袜身LV的阿拉伯女性,只露出双眼。)

  其实这个名媛圈,让我想到了五条人。

  为啥是五条人呢?因为他们是完全的相反面。

  五条人在乐夏的舞台上,随意最后一秒换歌,一切随心,逼急导演。导演追出来时,他魔幻的说了一句没事,”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采访时,自嘲自己是郭富县城、农村拓哉。阶级桎梏在幽默自嘲前,轻如鸿毛。

  唱歌时,穿着人字拖。乐队招牌,就记号笔写在塑料袋上。

  但就是这样的五条人,火到出圈。获得乐夏第二名,主唱拿到奖杯后,把奖杯放到了随身带的红色塑料袋里。

  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在塑料感、人字拖和不着调里,看到了高级。而在爱马仕gucci法拉利里,只看到庸俗?

  所谓“塑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赤裸的真实 —— 宁愿土的高级,也绝不俗不可耐。

  人,首先要尊重自己。

  要身体上的舒服,要穿人字拖,哪怕是乐夏的大舞台。

  要精神上的顺畅,要”最后一刻什么感觉来了就起什么歌“,而不是按规则摇滚。

  也正因此,我们记得住大大的五条人,而不是在大舞台、在精良制作、在无数目光前塌缩的,小小的歌手。

  每时每刻的尊重自己,就是高级。

  五条人绝不会穿Gucci二手丝袜,一手也不穿,爱马仕一手也不穿。

  因为一切品牌的贵重,都没有自己贵重。

  啥时候“名媛”意识到这一点了,也就能摆脱黑吃黑拆二代,走上真实的人生了。

  P.s. 我三年前买的一个包。你们觉得,我进名媛圈还有希望吗?

  (翻译是:我另些个包可是Prada)

  今天推荐如下文章:如果你为这位拒领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哭泣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后,我为什么要翻译她这十句诗

  感念“屠呦呦获诺奖五周年”,痛忆饶毅竞选院士失败九年特朗普魔性、张文宏人二手原味丝袜性、姜子牙神性:我们如何穿越三界

  一个抑郁症治愈者给峨眉山失联女孩阿杵的信

  交流转载,添加微信:rengezhi2020

  欢迎关注下面人格志视频号以下为小号“老将醉里挑灯”二维码

养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