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X鱼上卖二手丝袜内裤的“原味女”,后来怎么样了

  • 在X鱼上卖二手丝袜内裤的“原味女”,后来怎么样了已关闭评论
  • A+
摘要

闲鱼本身是一个出售&购买闲置物品的平台,但总有一些不法分子抓住平台的监管漏洞,在违法边缘疯狂试探。前不久在知乎看见了一则帖子,帖子里介绍了当下社会的一类女性群体:她们私下秘密地做着一份工作,一份不能和爱人、家人、朋友分享的兼职。她们将自己穿过的内

斑马ai体验课 斑马英语+斑马思维(最超值!教材成本远超27元,收到您就知道了,而这仅仅只是教材,课程更加超值!)
情景教学+趣味动画+班主任辅导+无线回访+20节体验课程+2套配套随材礼盒+班主任社群辅导+限时加赠斑马定制书包

斑马ai课斑马思维斑马英语体验课报名

斑马ai课正式课程[系统版]渠道优惠购买入口

斑马英语斑马ai课英语

  闲鱼本身是一个出售&购买闲置物品的平台,但总有一些不法分子抓住平台的监管漏洞,在违法边缘疯狂试探。

  前不久在知乎看见了一则帖子,帖子里介绍了当下社会的一类女性群体:

  她们私下秘密地做着一份工作,一份不能和爱人、家人、朋友分享的兼职。

  她们将自己穿过的内衣裤在闲鱼上卖给男客户,以此获得相应报酬。

  她们被称作:“原味女”

  有人问我卖不卖丝袜

  王艳今年26岁,是一名空姐,她曾在闲鱼上出售自己闲置的一双高跟鞋,然后发了一张穿着鞋子的照片,结果引来大量留言。

  “有人问我丝袜卖不卖,我想,虽然我是发了一张在机场工作的全身照,穿着丝袜和鞋子,但我明明写得很清楚,是卖鞋啊。”

  后续,她又收到不少站内私信,有人问:

  “你平时穿过的袜子,能卖给我吗?棉袜丝袜都行,要那种没洗过的...”

  求购“原味袜子”?有的世界,我真的理解不了…

  而有需求就会有市场,闲鱼里慢慢出现了一系列“原味产品”二手丝袜转让

  这个钱很容易赚

  在闲鱼上直接搜索“原味”或“内裤”时,是没有任何信息的,但换个方式马上就不一样了。

  在搜索框里打出“neiku”的字母,还未确认就可出现一大批用户搜索记录。

  这说明什么?——它有刚需群体,毕竟连「內ku」、「內库」这样的词儿都能想得出来。

  而弹出的新界面,像酒店里塞在房间门缝的小卡片。

  看中的,立刻转“私聊”就可以。

  甚至还有“你想不到的”这类暧昧话语。

  除了“原味”内裤外,少部分“原味女”甚至会在网上兜售自己用过的卫生巾,价格甚至可以达到三四百元。

  同样在德国,一位女性贾斯敏通过在网上售卖她穿过的内裤,在两年里赚了近一万欧元,她甚至表示:

  这个钱很容易赚,几乎不需要花什么功夫,而且我几乎不用再洗内裤了。

原味二手丝袜

  同城面交,套路重重

  是啊,这么轻松又来钱的货,心里底线低些的人很容易参与,但是,它真的就毫无风险吗?

  去年3月,淮北一所高校的女大学生小文,与一个自称要买二手衣物的“女子”互加微信,两人达成了买卖共识,约好了在奶茶店见面。

  但没想到的是,来的是一个男人。

  男生恐吓小文必须要和他发生关系,在被多次拒绝后,他将小文的交易信息、聊天对话、内裤照片全部传到了学校的论坛上,让小文在学校里再没抬起过头。

  同样的,有网友被卖家要求拍摄多张“效果图”,正面、侧面、俯拍、仰拍,但到最后,一件没买。

  你说,你能想象对方拿着你的照片正在干嘛吗?你每每想到这件事时,真的还能睡得好吗?

  毕竟“原味买卖”无章可循,女性面对的很有可能是某些极端的原味内内恋物狂,人身安全太难得到保障了。

  这几年,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拉大,人们越来越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老话,因此各种奇怪的“售卖”频繁出现——

  小到“卖二手内裤”,大到“裸贷”“包养”“初夜”······

  这类“援交经济学”正在不断地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被人们习以为常:

  1

  1年前,枣枣刚步入大四,即将面临实习就业的问题。农村户口,三本院校,让她屡屡碰壁。

  很快,学校宿舍不让住了,她每天只能焦虑的翻阅各个平台、同学群以及同城群,希望能尽快找到工作。

  机缘巧合之下,看到了同城群里的消息,经由群主刘姐的牵线搭桥,认识了这位改变了她人生的王先生。

  第一次见面,王先生把她约到了自己任职的公司,没有提及过包养的事,只是说挺投缘的,问她愿不愿意过来当个小秘书。

  枣枣觉得这根本就是天上掉馅饼,立马答应了。

个人二手丝袜

  实习后,王先生对她很是照顾,不仅教她工作上的技能,还时常以犒劳下属之名带她吃饭逛街买礼物,一来二去,枣枣对这个人有些心动了。

  有一次,王先生带她去应酬,在酒桌上喝了几杯,枣枣有些醉了,王先生把酒都揽过来,替她喝了。

  半醉半醒,半推半就,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也就都发生了。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从那以后,两人一直保持着这种暧昧不清的关系,王先生更加慷慨大方的送她奢侈品,并给了她一张信用卡。

  尽管王先生没有明说,但在枣枣心中,一直以准女友自居。

  直到正宫娘娘杀到公司来大闹一场,枣枣才意识到,自己不光是被包养了,还当了人家的小三。

  恍惚间,她还以为是爱情,是缘分使然,却不成想自己真的会被包养。

  许多女大学生都是这样,未经世事,分不清此社交与彼社交之间大有不同,天真的以为“垃圾堆里”也能收获真爱。

  可事实往往是,丢了清白丢脸面,最后只能带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灰溜溜的退场。

  2

  大一的欣然也遇到了差不多的情况。

  因为面容姣好,身材出挑,学姐主动介绍她加入了一个模特兼职群,并给她介绍工作,给富二代的服装公司拍宣传册。半真半假,故事走向如出一折。

  欣然的父母很传统,一直对她很严厉,她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大学里轰轰烈烈大放异彩。

  到了摄影棚,欣然表现的很有魅力,坐在一旁监工的富二代看得目不转睛,工作结束后,主动要求送她回学校,还互留了联系方式。

  接下来,富二代开启了狂撩模式,又是推荐兼职,又是负责接送,甜言蜜语说一定要捧红她,让她当大明星。

  欣然听着高兴,心里也完全卸下防备,很快就被追到手了

  在甜蜜攻势之下,她和富二代睡了,她以为他们会结婚。

  直到无意间看到了富二代的微博,欣然才发现自己被包养了,还成了对方炫耀的玩物。

  她虽然气,却因为真心喜欢又害怕失去,假装并不知情,继续交往。

  但天不遂人愿,消息不胫而走,没过多久,她的同学老师都知道她被包养了。

  父母觉得十分丢脸,想带她回老家,她却以割腕相威胁,说:“我就喜欢他怎么了,他又没说不娶我!”

  而现实是,富二代玩腻了,又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

  许多被包养的女大学生,都会有这样的错觉,认为这就是爱情吧。

  刚开始的时光都充满着金钱铺就的快乐,可结局往往是打掉牙往肚里咽。

  这样你情我愿的丑事,申诉无门,更是没脸评说。

  “他又没说不娶我”,这样的美梦终究会破碎,傻瓜,他也从来没有说过会娶你呀。

  3

  当然,还有些女大学生事前知情,自愿被包养,这种情况往往是另有所图。

  有些是出于经济压力,拿青春换钱财。

  这些在社会上打拼了许多年的成功男士,或者是钱多的没地儿花的富二代,舍得花钱讨小姑娘欢心,能为她们买包买鞋买奢侈品,甚至买车买房。

  记得曾在抖音上炫富的一个网红说过:“我自己打拼到老,能有什么呢?有人愿意为我花钱,我能少奋斗二十年,有什么不好?”

  有些则是出于情感需求,沉迷于成熟男人的魅力。

  在职场上杀伐决断的成熟男性,身上所具备的稳重气质,正是许多渴望被关怀的女大学生所向往的。

  比起不成熟的小男生,饱经风霜的大叔,更能包容自己的情绪。

  小简就是自愿被包养在外边的公寓,正是因为不愁吃穿,对方还愿意给她的父母每月打1万元的生活费。

  所以她从来不哭不闹,也没想着登堂入室挑战正妻,就想拿抓不住的青春,换一个余生无忧。

  靠着被包养,有些女大学生确实过个人原味丝袜上了理想的物质生活。

  可倘若有一天回头,当身边的朋友说起青春年华里懵懂的情情爱爱,她们又能说什么呢?

  总有人不愿意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却选择在宝马车里哭。

  哭的是什么,是自己无处安放,却无法重来的青春。

  人啊,得到些什么,总会失去些什么。

  枣枣最后离开了那个城市,欣然被父母带回了老家。

  至于小简,包养他的人做的时候,不愿意带安全套,前阵子刚做了流产手术。

  同事去看她的时候,她始终闭门不见。何其凄凉。

  或许她们的行李箱里有几个名牌包,或许她们的银行卡里约摸有5位数的存款,但内心的空洞,却永远没法靠这些东西填补。

  枣枣说:后来她才意识到,女人的一生可以做许多的投资。以青春为资本,本身就是愚蠢的。把青春投资到包养中,性价比最低,风险也最大。

  大学,多么好的时候,就应该靠自己去闯去拼。

  毕竟有些失败可以重来,有些失败,却永远无法重来了。

  也许你会说,我卖内裤和包养完全不是一回事好嘛?

  但是人的欲望就是一个无底洞,只要你走过捷径,捷径就会慢慢变成你人生中唯一的路。

  这个道理同样适用于在咸鱼上出售二手内裤的群体,尝到了甜头,就会开始想:可以去卖啊,反正大家笑贫不笑娼,有捷径干嘛还要去吃苦受累。

  如果这样的思想还能受到我们的赞同和颂扬,那试问我们该如何教育下一代?我们的下一代又会因此变成什么样子?

  年纪轻轻,有手有脚,明明可以自己努力一把,个人丝袜出售何必十几岁的年纪搞个二十几岁的模样花着三十几岁的钱脑子里想装四十几岁的B呢。

  靠人不如靠己,与其妄想通过“援交经济学”来躺着赚取,不如自己紧握拳头,主宰命运。

  即便成功来的晚一点,至少我们问心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