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闲鱼上卖二手脏内衣的女学生”

  • “在闲鱼上卖二手脏内衣的女学生”已关闭评论
  • A+
摘要

好可怕呀152019.04有这样一群女学生,她们私下秘密地做着一份工作,一份不能和同学、家人分享的兼职。她们将自己穿过的内衣裤在闲鱼上卖给男生???以此获得相应报酬!!!(长见识了啧啧啧)她们被称作:“原味女”01“把你女友穿过的卖给我”前几天,治愈君的朋友喵哥将自己女友闲置的几条

斑马ai体验课 斑马英语+斑马思维(最超值!教材成本远超27元,收到您就知道了,而这仅仅只是教材,课程更加超值!)
情景教学+趣味动画+班主任辅导+无线回访+20节体验课程+2套配套随材礼盒+班主任社群辅导+限时加赠斑马定制书包

斑马ai课斑马思维斑马英语体验课报名

斑马ai课正式课程[系统版]渠道优惠购买入口

斑马英语斑马ai课英语

  好可怕呀

  15

  2019.04

  有这样一群女学生,

  她们私下秘密地做着一份工作,

  一份不能和同学、家人分享的兼职。

  她们将自己穿过的内衣裤

  在闲鱼上卖给男生???

  以此获得相应报酬!!!

  (长见识了啧啧啧)

  她们被称作:

  “原味女”

  01

  “把你女友穿过的卖给我”

  前几天,治愈君的朋友喵哥将自己女友闲置的几条全新内裤放到闲鱼上出售,原本以为要等很久才会有消息,但还没到5分钟就有买家留言问二手内衣转让

  “有穿过的卖吗?”

  what?exm?喵哥以为是自己没有描述清楚,于是告诉对方:

  “内裤是全新的,质量很好,自己女友现在穿的就是这一款,只是买多了所以现在拿出来转掉。”

  没想到,对方说:“那正好,把你女友穿过的卖给我吧。”

  喵哥当时就拍案而起,骂了那个变态1个小时,然后将对方拉黑了。

  第二天,他越想越气,又上闲鱼上搜了搜,发现有这样癖好的人居然有很多!比起捡便宜,他们更想“占便宜”,通过购买女性用过的东西,满足某种特殊欲望。

  02

  “闲鱼上挂了一双高跟鞋,

  有人问我卖不卖丝袜?”

  李思思今年大二,是一名空乘专业的学生,她曾在闲鱼上出售自己闲置的一双高跟鞋,然后发了一张穿着鞋子的照片,结果引来大量留言。

  “有人问我丝袜卖不卖,我想,虽然我是发了一张在机场实习的全身照,穿着丝袜和鞋子,但我明明写得很清楚,是卖鞋啊。”

  后续,她又收到不少站内私信,有人问:

  “你平时穿过的袜子,个人内衣出售能卖给我吗?棉袜丝袜都行,要那种没洗过的...”

  求购“原味袜子”?治愈君三观震惊了!果然,有的世界,我们总归理解不了。

  而有需求就会有市场,闲鱼里慢慢出现了一系列“原味产品”。

  03

  “这个钱很容易赚,而且我基本可以不洗内裤了”

  在闲鱼上直接检索“原味”或“内裤”时,是没有任何信息的,但换个方式马上就不一样了。

  在搜索框里打出“neiku”的字母,还未确认就可出现一大批用户搜索记录。

  这说明什么?——它有刚需群体,毕竟连「內ku」、「內库」这样的词儿都能想得出来。

  而弹出的新界面,像酒店里塞在房间门缝的小卡片。

  看中的,立刻转“私聊”就可以。

  甚至还有“你想不到的”这类暧昧话语。

  除了“原味”内裤外,少部分“原味女”甚至会在网上兜售自己用过的卫生巾,价格甚至可以达到三四百元。

  同样在德国,一位女大学生贾斯敏通过在网上售卖她穿过的内裤,在两年里赚了近一万欧元,她甚至表示:

  这个钱很容易赚,几乎不需要花什么功夫,而且我几乎不用再洗内裤了。

  04

  “同城面交,套路重重”

  是啊,这么轻松又来钱的货,心里底线低些的人很容易参与,但是,它真的就毫无风险吗?

  今年3月,一所学校的女学生小文,与一个自称要买二手衣物的“女子”互加微信,两人达成了买卖共识,约好了在奶茶店见面。

  但没想到的是,来的是一个男人。

  男生恐吓小文必须要和他在一起,在被多次拒绝后,他将小文的交易信息、聊天对话、内裤照片全部传到了学校的论坛上,让小文在学校里再没抬起过头。

  同样的,有网友被卖家要求拍摄多张“效果图”,正面、侧面、俯拍、仰拍,但到最后,一件没买。

  你说,你能想象对方拿着你的照片正在干嘛吗?你每每想到这件事时,真的还能睡得好吗?

  (图片来自于网络)

  毕竟“原味买卖”无章可循,女生面对的很有可能是某些极端的原味内内恋物狂,人身安全太难得到保障了。

  5

  治愈君说

  在这几十年间,我们国家对外开放,经济高速发展,新的消费欲望不断涌现,无所不在的广告出现在在人群聚集的空中和马路边,似乎所有人都加入到了商品经济的大潮中。

  但与此同时,贫富差距正在不断拉大,人们越来越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老话,因此各种奇怪的“售卖”频繁出现——

  小到“卖二手内裤”,大到“包养”······

  这类“援交经济学”正在不断地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被人们习以为常。

  吉林省妇联曾做过一项女大学生调查:有高达24%的女大学生认为“傍大款”和周末当“二奶”非常正常。

  有媒体认为这是一种“进步”,还借用伏尔泰的评论说:

  我不赞成你的生活方式,但我誓死捍卫你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90后大学生的权利意识、法治意识远远超过了他们的前辈们,这是一种进步。

  ▲别对大学生“不反对傍大款”大惊小怪(via光明网时评)

  咋的,傍大款还成了一种进步了?还需要歌功颂德、夸你好棒给你举高高吗?

  当然,有人会说:她们又没有去卖、她们只是把这件事当暂时的兼职工作、她们只是为了解除困境的权宜之计。

  但是,当一个人习惯了轻易赚钱的生活之后,真的会选择放弃这样的生活吗?

  生活不易就想去卖二手内裤,那生活困难了,有些人会不会就开始想:可以去卖啊,反正大家笑贫不笑娼,有捷径干嘛还要去吃苦受累。

  如果这样的思想又有了市场,尤其还盛行于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学生里,我们和从未接受过教育的人有什么差别?我们上学的意义是什么?

  年纪轻轻,有手有脚,明明可以自己努力一把,何必十几岁的年纪搞个二十几岁的模样花着三十几岁的钱脑子里想装四十几岁的B呢。

  END

  问两个问题:

  点赞了吗?

  星标/置顶我们了吗?

  关注我们

  立志成为,较温和(柔)的年轻人公众号

养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