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往事:妻子的红色高跟鞋,出现在房东家门口

  • 东莞往事:妻子的红色高跟鞋,出现在房东家门口已关闭评论
  • A+
摘要

平凡人的世界,同样别具精彩。大家好,虽然暂且改了个名,但我还是那个三更半夜,忙着采访与码字的三惊胖爷。今天的讲述者,来自广西贵港的文先生。下面,是他的讲述。一九九九年秋天,我在老家接到妻子电话,妻子告诉我,她所在的工厂正在招工,其中有个好职位。她已与

斑马ai体验课 斑马英语+斑马思维(最超值!教材成本远超27元,收到您就知道了,而这仅仅只是教材,课程更加超值!)
情景教学+趣味动画+班主任辅导+无线回访+20节体验课程+2套配套随材礼盒+班主任社群辅导+限时加赠斑马定制书包

斑马ai课斑马思维斑马英语体验课报名

斑马ai课正式课程[系统版]渠道优惠购买入口

斑马英语斑马ai课英语

  平凡人的世界,同样别具精彩。大家好,虽然暂且改了个名,但我还是那个三更半夜,忙着采访与码字的三惊胖爷。今天的讲述者,来自广西贵港的文先生。下面,是他的讲述。

  一九九九年秋天,我在老家接到妻子电话,妻子告诉我,她所在的工厂正在招工,其中有个好职位。她已与主管打好招呼,弄我进去不成问题,要我速速南下东莞,机不再来,不可片刻耽搁。

  彼时,妻子在长安镇最大的玩具公司——美泰厂打工。一年前,我曾随妻子一起南下东莞,她很快被美泰招为员工,但美泰不招没有技术和经验的男普工。妻子想陪我找到工作后,她再进厂。但我劝住了她,美泰玩具厂名气很大,是大企业,前途好。有机会,应该抓住。再说,她进了厂,可以减轻我们找工作的开支。在我的再三劝阻下,妻子在美泰开始了她的职业生涯。

  我则没有那么幸运,随后又足足找了半个月,几乎把锦厦、涌头、乌沙、宵边、长盛等村里的工业区跑了个遍,但工作却遥遥无期。无奈之下,我只得返回家乡。回家当天,妻子流泪了。

  她舍不得我,我也舍不得她。我们结婚才半年不到,不在一起,就没法照顾她。我心里有愧。可有愧归有愧,工作的事没着落,再难过不舍,也只能灰溜溜地回家。

  在美泰的日子,妻子很努力,也足够幸运。她的用心被主管看在眼里,进厂半年后,车间主管提拔新人,将她调到文员岗位。随后,她又进了写字楼,当起了办事文员。

  职员与车间普工虽然工资差别不大,但工作环境和住宿条件好很多,更重要的是,接触的人群不一样。有了人脉,一切好说话,工厂内部也遵守这一规律,美泰自然不例外。

  美泰是大厂,工厂最忙碌之时,据说有二三万人之多。厂里人口基数大,来来往往的便多。美泰负责招聘的部门,几乎每天都要招不少人进厂。但妻子不希望为我谋一个好岗位,于是一直等待。

  终于,妻子等到一个好机会。这岗位在仓库,能学到东西,以后的晋升路径多。

  人事

  部

  相熟的工友,愿意成全妻子之美,这便有了她打给我的长途电话。

  次日上午,我便携了几件衣服,从县汽车站坐班车前往东莞。汽车抵达长安时,已是傍晚,妻子在附近租了间旅馆,我们住了一宿。当时,妻子特意叮嘱了我一些面试技巧。

  虽然妻子与人事部打了招呼,但面试仍讲究过程。更何况,妻子希望我能给招聘者一个好印象,更想试试我的潜力,看看凭硬本事能否

  进厂

  。毕竟,差不多一年在家的时间,我并没有闲着。忙碌之余,也在做相关积累。

  果然朝中有人好做官,面试几乎只是走过场,我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拿到了进入美泰的入场券。工作落实了,我和妻子商量,是不是请相关人等吃个饭,表达感激之情。妻却说,现在这时候,不合适,过些日子,待我们租了房子,请他们去家里吃,更显诚意。

  我南下之前,妻子便提过租房的想法。虽然我们在同一个工厂,但亲热恩爱很不方便。去公园花前月下只是隔靴搔痒,无法解决实质问题。而且,要冒被人抢的危险。毕竟,当年整个珠三角的治安环境远没现在好。夜晚出门,尤其是谈恋爱的人,容易成为偷或劫的对象。此类事情,妻子早就耳闻目睹过不少。我们是明媒正娶的夫妻,她可不想偷偷摸摸,要光明正大地相爱。

  我通过工厂试用期后,妻子立马拉着我去外面看房。选来选去,我们在一栋十层高的楼房相中的一套房间。带我们看房子的,是个中年男人,讲着白话,但与其他本地人的耻高气扬不一样,他待人极和善,说话也轻声细语。但他过于瘦弱,好像总也吃不饱似的。他的衣着打扮,也与普通工人无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他都是个与众不同的本地人。

  为了省钱,我们选了个单间。搬家那天是周末,工厂放一天假,妻子很高兴。她特别爱干净。此前一天,我们下了班,在房间打扫卫生到深夜,一点污渍都不放过。

  房子里本来配了一家床,但妻子认定那床睡过别的男人和女人,坚决不肯要。她要做一件干干净净的女儿,睡在没有睡过的床上,对我讲工厂里的情爱故事。

  工厂里这类纠葛,太多了,有时实在太无聊了,她们宿舍里的女孩,就会用别人的情爱经历,来安慰夜晚的空寂与凉悲。美泰厂流水线上,几乎清一色全是年轻女孩,男孩子进厂很难,一旦进了厂,便会成为抢手货,即使长相一般,也总会有几个女孩子围着你转。

  与男工被当成宝相对应的,是没有姿色,或者权力的女工,绝对不会引起男孩的注意。在玩具厂,大部分女工的爱情只会落空,尤其夜晚降临,看到别人双双对对,伤心者只有独自相思。

  妻子迫不及待租房居住,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以此向工友姐妹们宣示,她对我占有领海领空领土的全面主权。

  其实妻子想多了,我知道自己的几斤几两,不会更不敢有非分之想。倒是她,虽不敢妄称国色天香,倒也清纯可人,尤其撒起娇来,那“嗲”声,简直让人无法抗拒。我还担心她有异心呢。也因此,这一年她独在异乡,我常敲边打鼓。不过,担心归担心,我相信妻子的为人,她是一个忠贞不二的好女子。

  前面说了,房东和蔼可亲,有事好商量,尤其没有像大多数本地佬一样,认为我们是捞仔捞妹,根本不把打工者当人。相反,在他眼中,若不是我们这些打工者来到东莞,东莞怎么能发展得这么快呢?别的且不说,光是这一点,他真是个明事理的人呢。

  别的房东,房子租给你,只管上门收租金,哪会关心你在哪上班收入如何想不想家?他不一样,不但帮你解决实际问题,还开导鼓励你,逢年过节,还提着小食品上门,请你品尝,言辞谦逊,让你觉得他

  似

  你叔伯亲人。正因此,这里的租客,几乎没有搬走的。

  我和妻子租到这间房子,完全是我们的幸运。前任房客行大运,买彩票中了个奖。虽然奖金不是巨款,却也相当于他两三年的工资。他领了奖,立马辞掉工作,欢天喜地赶回老家,开店去了。

  总而言之,他不像一个房东,更像我们的叔伯前辈,历届租客都对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只可惜,这样的好房东早就成了过去式,就好像东莞已经成了过去一样,美好的时光再也找不回来了。

  这么好的一个房东,面对妻子想把床换掉的请求,自然没有不同意的。他找人把原来的床拆开搬走,允许我们购置新床。房子虽然是租来的,但妻子拾掇得干干净净,除了必备的生活用具,妻子添购了花草等小饰品。房子虽小,显得拥挤,却很温馨,在妻子的精心设计下,像一个家的样子了。

  安顿下来后,妻子果然允诺,请来几个在我进厂事宜上给过帮助的同事,到家里吃饭喝茶。妻子脱下工衣,围上裙子,化身一名温柔厨娘,做出一顿丰盛的晚宴。自家的菜谱,亲自的手艺,果然是不一样的。再喝几杯小酒,微醉之下,又扯了些闲篇,心知肚明哈哈大笑之间,工友们的关系便又更近了一步。我得承认,在处理同事关系,或者说,在处理人际关系这件事上,妻子远远胜过了我。

  事实也的确如此,有了这次小型的家庭宴请,工友们对我很客气关照。而后来,妻子的堂弟,也得益于他们的助力,才被招进美泰厂。只是妻子堂弟是个花花招子,长得俊美,嘴瓜子极甜,逗得妻子心花怒放,觉得帮了他的忙,实在是最正确的事。

  谁曾想呢,他进厂不到半个月,便和一个湖北姑娘谈起了恋爱。这也不算坏事,毕竟,他也十八岁了,算大人一个,有谈情说笑的权利。可是呢,蜜蜂飞过万花丛,乱花总会迷人眼。堂弟的初恋只维持了三个月,就见异思迁,移情别恋,他抛弃了湖北姑娘,和一个湖南女孩好上了。

  湘女多情嘛,堂弟的意思,是女孩主动牵他下水的。在男少女多的90年代,爱情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男孩子抛弃女工人,也屡见不鲜。

  美泰自然也不少见。可是呢,湖北女孩偏偏性子要强,堂弟不要她了,她觉得受了羞辱,无法见人了,气恼之下,割了手腕,幸好舍友及时发现,才未醉成大错。

  这样一闹,堂弟的事便被工厂知晓了,人事部趁势介入,最终炒掉了堂弟。多情的湘女,受不了工友指责,与同期自离。堂弟呢,还不肯服罪,闹将起来。最后,动手打了一个保安。当然,他

  哪是

  保安的对手,反被保安狠狠教训了一顿。

  堂弟的故事还有很多,一说起来便踩不住刹车,我暂且不讲了吧。免得扯得太远,还是继续说房东吧。毕竟,这才是我想讲述的重点。而且,房东的故事,远比堂弟精彩,也更能体现人性,背后值得思考的地方很多。

  事情源于我给妻子买的高跟鞋。结婚纪念日快到了,我思虑再三,给妻子买了一双红色高跟鞋,我们去长安公园游玩,在长青路逛街时,妻子曾看过这双高跟鞋,我从她的神态看得出来,她对这双鞋子的渴望。只是,问了价格,她望而却步了。也不是买不起,只是我们打工辛苦赚来的钱,积攒下来,回家要干大事业的。这么胡乱花掉,她舍不得,心会疼。

  妻子喜欢,再舍不得,我也得送她。毕竟,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要到了,我还从没送过她像样的礼物。当晚,我把这双鞋子送到她面前,妻子笑成了一朵花的模样。那样可人的笑脸,我在刚谈恋爱时,见她露出来过个人高跟鞋出售

  妻子

  极

  珍视这双鞋,恨不得睡觉都捧在手里。我们的单房面积小,家里的东西日渐增多,妻子专门买了个鞋架,摆放在屋门口。以现在的消防标准来看,这是不符合消防规定的,但当时没这么严格,把鞋架放在门口,既节省了鞋架放在家中占用的面积,又能避免鞋子散发出来的气味。

  不过,这双新的高跟鞋,妻子怜惜得紧,不敢放在门口,怕被人偷了。我笑她,穿过的鞋子,用过的锅,像离过婚的女人一样,都是二手货,谁会要呢?妻子想想也在理,但每次睡觉前,仍然会把红色高跟鞋放回屋里。

  时间一晃眼便过去了一个月,这天妻子不舒服,下班回家,躺下歇息,便打起了盹。冲完澡睡觉,她心里只念着瞌睡的事,早把门口的鞋子忘得一干二净。后来我

  猜

  想,毕竟过了一个月,紧绷的弦有些松懈了吧。

  睡到半夜时,妻子突然做了个噩梦。她从梦中惊醒,口干舌燥,起床找水喝。喝了半杯水,妻子想起了高跟鞋,匆忙把门打开,外面空无一物。妻子这才慌了,赶紧把我摇醒,我前前后后找了一遍,也没寻见。难道这鞋子竟然如此高贵,有邻居瞧见鞋子的模样,即使别人穿过很久了,仍然想盗走?

  想了许久想不明白,我只得安慰妻子,还承诺发了工资,再给她买一双。妻子听了这话,更不乐意了。穿过一个月的鞋子,有了她身上的气息,也成了她的一部分。就算不心疼钱,买一双新的,哪能与之相比?

  然而,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次日晚上,我下班时,妻子还要忙一个报表。我先回出租屋,刚迈上七楼,走到门口,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门口分明摆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我以为出现了幻觉,走过去低下身来,仔细一瞧,不就是妻子那双鞋么。可到底还是有区别的,那双鞋子被清洁一新,应该涂抹了鞋油,锃亮如新。

  我百思不得其解,妻子下班回来,听了此事,高兴坏了。吃饭时,妻子想起了什么,问我个人原味高跟鞋还记不记得前任房客。我说当然记得,他中了大奖,回家享福去了。妻子说,看来,房东讲得没错,这间房子有福气。你看,丢失的鞋子,还会被人送回来。不但送了回来,还擦得干干净净,这证明什么?

  妻子讲到这里,不开腔了,只盯着我。我摇了摇头,好奇地等待她告诉我答案。妻子说,你真笨啊,这说明我们的好运即将降临了。

  那真是一个愉快的晚上,我在妻子的启发下,开始憧憬未来,我倒不敢奢望,也能像前任房客一样中大奖,我只希望能多升职加薪,多赚点钱,早日结束打工生活。

  临睡前,不见妻子收拾鞋子。我怕她忘了,提醒她。她想了想,说道,不收了。我们运气这么好,老天都在帮忙,鞋子放在外面,也不会有坏人去偷。

  虽如此想,心中却底有些忐忑。次晨,刚起床,妻子便去开门查看鞋子。她果然没错,高跟鞋完好无损地摆在门口。自此,妻子更自信了。正好,隔了两天,领导找她谈话,虽没有明白表达清楚,言语中却多有暗示妻子,不久她将获加薪一级。

  一周后,高跟鞋又不见了。这次,妻子并不着急,她相信,鞋子一定会像上一次,被送回来,而且又像新的一样。妻子可以沉浸在好运降临的迷境中,我却不能无动于衷。鞋子平白无故消失,又被人完好无损再送回来,肯定有问题。

  我刚到美泰厂那个月,听工友讲了一件事。事情发生地不在美泰,而是附近一家小厂。工厂小,宿舍也少,男女区隔没有那么严格。有一回,有个女工发现自己内衣不见了,当时没在意,以为风吹跑了。后来,此类事件接二连三,便不正常了。

  保安介入调查,于某个深夜,现场将一名男工抓住,他正在用自制的超长晾衣杆,偷偷盗取女工的内衣。保安顺藤摸瓜,发现他在宿舍床下的一个箱子里,藏了半箱子以艳红粉绿为主的内衣内裤,当然,全是女人的。

  由此事,我想到了妻子的高跟鞋。或许,这栋楼房某位邻居也有特殊的癖好。

  妻子的高跟鞋果然又送回来了,我却越发二手高跟鞋出售不自在。我设了埋伏,静静地坐在床上,门虚掩着,等待着屋外的动静。屋外一平方米之内,我还洒了一层油,只要偷盗者靠近,必定会溜到弄出声响。这时,我便可抓个现行。

  接连隔了几日,夜夜扑空,倒把我弄得精疲力尽。这日,偏偏又有些感冒。早上去上班,坚守了一个上午,挨到下午三时,终于坚持不下去了。我请假了,顺道买了些药,便回出租屋休息。

  租房

  没有电梯,我住七楼,进了楼道,往上爬,到了二楼,眼睛突然亮了一下。楼梯对面那套房间,门口摆着一双红色高跟鞋。我悄悄走过去,与妻子的高跟鞋一模一样。难道这户人家,买了个一模一样的鞋子?

  绝不可能。倘若这鞋子摆在别人家门口,我倒真会相信,里面的女人,也相中了这双鞋子。可住在这间房里的,不是租户,而是房东。他一直一个人居住,在这里大半年了,我还没见过别的女人来过。当然,交房租的除外。就算是交房租,也不太可能把房门关了,脱鞋进门啊。

  难道是妻子?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让我头晕。不可能,妻子正上班呢。再说,她绝不是这样的人。也许,是另一个女人,他的相好?

  我的感冒与不舒服,全被这个意外搅到了九霄云外,我心里只想着弄清楚原委。

  我很想敲门闯进去,可我知道,我不能闯进去。于是,坐在台阶上,等着他或者等着他和藏在里面的女人开门,我要抓一个现行,看他们怎么狡辩。

  租客们都去上班了,没有别人的进来。这也正好给他和房里的人创造了良机。大约过了半小时,里面的门终于打开了。房东率先走了出来,看到我,他吃了一惊。他显然没有料到我没上班,请假了,提前回租房了。

  我起身,走到他面前。他面色惨白,像换了个似的,嘴里嗫嚅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我望了望屋里,没有别的动静。我问他,里面的人呢,让她出来。房东摇摇头,说,屋里只我有一个,没有别人。我不信。他这里慢慢恢复了些气色,推开门,让我进去找。

  房东毕竟是本地人,有

  势力

  ,我不敢贸然闯进去。只指着门口的二手高跟鞋高跟鞋,问他怎么回事。他承认,鞋子是偷了妻子的,但他没有恶意,正准备把鞋子还回去了,不曾想,我提前下班回来了,正好碰到他。

  我问详情,他把我拉进屋里,先泡了一壶茶,才慢慢跟我讲起来龙去脉。

  他不是真正的房东,真正的房东在国外,他是房东的表亲,帮他看房收租。他有个妻子,两人青梅竹雨,相爱至深。可天有不测风云,原本他们是一起来长安帮表亲看房收租的,可才来半年,她被一次车祸夺走了生命。

  她的遗体被火化了,过后,他才想起,没有留下一点物件,心里空落落的,一点挂念都没有。那时,他在我家门口看到一双红色高跟鞋,她的记忆瞬间复活了。因为她也有一双红色高跟鞋,跟我妻子这双一模一样。

  后来,他实在没忍住,偷偷把妻子的鞋子,藏了起来,放在自己家的门口。放半天,又物归原主。

  他讲完这些,脸上全是泪花。讲到最后,似乎想证明什么,递给我一张相框。里面是他和妻子的合影,女人穿着蓝色连衣裙,脚上是一双高跟鞋,艳红艳色,亮人眼睛。再仔细一看,和妻子几无区别。

  我问,这样的鞋子,商店里一大把,你又不缺钱,为何不去买一双,非要偷别人的?他说,新买的鞋子,没穿过,没有味道,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这样的解释,有些牵强,但我仍然接受了。他把鞋子重新擦拭了一遍,又打上鞋油,再次锃亮如新。我接过他递来的鞋子,转身出门。走到门口,他在背后喊,我看你挺喜欢喝茶的,以后有时间,过来喝茶,我给你泡功夫茶。

  我没有应答。迈步上楼,到了七楼,我低下身子,把高跟鞋轻轻放在门口。再推开房门,洗了一把脸,躺在床上休息。睡醒时,我弄好吃的。看了看表,妻子应该回家了。站在窗边,果然看到妻子的身影。

  两分钟后,妻子将出现在我面前。她会看到门口的红色高跟鞋,我会告诉她,这是一双幸运之鞋,它消失的次数越多,我们的好运气便会越多。(口述:文先生,撰文:三惊胖爷)

  陆陆续续写了些普通人的平凡故事,得蒙大家不弃,给予了很多支持,在此谨表感谢。大家的评论我会逐条阅读,受限于时间,无法一一回复,还望莫怪。写作不易,恳请兄弟姐妹们读后行个方便,点个赞,若愿意留意便更好了。您的支持,是我坚持下去的勇气。胖爷专注于口述纪实故事,欢迎私信联系,交流互动,或者提供采访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