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金砸向k12,新东方在线换来的是巨额亏损、清洗管理层

  • 重金砸向k12,新东方在线换来的是巨额亏损、清洗管理层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斑马写字AI课
摘要

文/陈琳编辑/林三实际上,这并非第一次新东方在线被爆裁员。据《晚点》4月14日报道,在线教育公司新东方在线在过去一个月进行了集中裁员,涉及中小学大班课业务的主讲教师、教学辅导、运营等多个岗位,各部门裁员指标不同,中学部主讲老师已经有20%离职。对此,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内部表示这一举措是为了控制公司的成本,主要业务已经从线下转到线上,只有把成本控制了,才能让公

斑马ai体验课 斑马英语+斑马思维(最超值!教材成本远超27元,收到您就知道了,而这仅仅只是教材,课程更加超值!)
情景教学+趣味动画+班主任辅导+无线回访+20节体验课程+2套配套随材礼盒+班主任社群辅导+限时加赠斑马定制书包

斑马ai课斑马思维斑马英语体验课报名

斑马ai课正式课程[系统版]渠道优惠购买入口

斑马英语斑马ai课英语
重金砸向k12,新东方在线换来的是巨额亏损、清洗管理层

文/陈琳

编辑/林三

实际上,这并非第一次新东方在线被爆裁员。

据《晚点》4月14日报道,在线教育公司新东方在线在过去一个月进行了集中裁员,涉及中小学大班课业务的主讲教师、教学辅导、运营等多个岗位,各部门裁员指标不同,中学部主讲老师已经有20%离职。

对此,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内部表示这一举措是为了控制公司的成本,主要业务已经从线下转到线上,只有把成本控制了,才能让公司以盈利的状态继续运营。

次日,新东方在线再次发布声明,称其并不存在集中裁员的动作或计划,更无所谓“各部门裁员指标”。为方便管理,中学部主讲团队大部在过去几个月正在由西安向北京迁移。大部迁移,加之当季度优化工作的正常进行,可能给外界造成了中学部‘集中裁员’的误解。

事实上,由于背靠新东方这棵大树,新东方在线一上市就备受关注,至今约两周年的时间里,其从上市前的稳定盈利走向一路亏损

在最新一期新东方在线的2021年中期财报中,截止今年上半年,其净亏损为6.74亿元,去年同期为8750万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670.6%。

从当前数据来看,在线上教育这条赛道上,新东方在线依然没能找到最优解。

作为曾经的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新东方在线在上市之前据招股书披露,其2017财年、2018财年营收分别为4.46亿元、6.5亿元,同期实现年度利润分别为9221.2万元和8202.6万元。

然而好景不长,令人惊讶的是新东方在线在港股上市后,其业绩出现大反差。

重金砸向k12,新东方在线换来的是巨额亏损、清洗管理层

新东方在线净利润走势图 图源港股研究社

上市后的首份财报显示新东方在线营收为9.19亿元,同比增长41.3%,年内亏损6410.9万元,同比下降178.12%,到了2020年其年内亏损更是达到了7.48亿元,相比去年同比增长近11倍。

而在其一路亏损的背后,在线教育烧钱已经是必然的事实,而造成其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在k12赛道上扩展引流,而慢一拍进场的新东方在线付出了巨大代价却与回报不成正比。

成立于2005年的新东方在线是国内最早一批专业的在线教育机构,近16年的发展历程中k12业务并未得到重视。也正是自港股上市,新东方在线开启了在k12业务上的疯狂追赶。

另一边,在线教育赛道上的玩家早已热火朝天。猿辅导先后推出粉笔网、斑马英语等产品,作业帮旗下鸭鸭写字、作业帮口算等产品也是频频创新……作为k12赛道上的领头羊,头部玩家早已成功打造属于自己的产品品牌形象。

作为姗姗来迟的玩家,此时入局的新东方在线早已失去先发优势,从大学业务转向新战场k12业务,为了获得更多用户,新东方在线不得不加入该赛道上持久的“广告烧钱大战”。

2020年,新东方在线的销售费用大幅度增长,从2019年的4.44亿元增至2020年的8.72亿元,增加了一倍。除此之外,其研发费用支出3.17亿元,相比2019年增加了115.1%,行政开支1.847亿元,相比2019年增加了78.7%。

正是线上推广的大幅度支出,随之而来的是新东方在线一路亏损的“成绩单”。

值得注意的是,新东方在线的造血能力也不堪一击。2021财年中报显示,新东方在线毛利率由去年同期的45.6%下滑至22.6%,其背后是k12业务的成本支出压力。

资深名师、考题研究能力、俞敏洪的励志演讲这三大法宝让新东方在线一骑绝尘,成为留学培训领域当之无愧的老大。

重金砸向k12,新东方在线换来的是巨额亏损、清洗管理层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

然而,在线教育的浪潮不断,竞争对手比比皆是,赛道上竞争愈演愈烈,新东方的地基受到了连续性冲击,而其自身在野蛮生长的背后也是危机不断。

新东方旗下0-12岁少儿在线学习平台大塘小鱼,被用户集体投诉诱导消费、虚假宣传、霸王条框等。不仅如此,有媒体报道新东方在线学员花费近3万元购买了一款为期半年、量身定做“雅思名师在线一对一能力预备”的在线英语培训课程,与实际不符的是该学员发现老师在授课期间不仅毫无目的性教学,而且课程凌乱,有打发时间嫌疑。其与客服沟通提出终止课程,得到的却是“新东方将按原价扣除10%的成本费”。

课程与宣传不符、退费难也早已成为在线教育行业的通病。

进入2021年以来,一系列关于教育监管新规的传言已开始蔓延。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试点工作,以及官媒不允许教育公司投放广告等消息被热议。《人民日报》曾发文四问校外培训:这是做教育还是做生意?这是教知识还是教套路?

另一方面,各地也在逐渐加强管理。北京市教委在今年3月发布相关声明,称正在有序恢复中将进一步规范管理。对打着教育旗号侵害群众利益的行为,紧盯不放,坚决改到位、改彻底。

此次监管和整顿的“大浪”,也成了新东方在线及教培行业面临的最大困扰。

今年1月份,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发布了《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其中新东方在线旗下一款在线英语启蒙产品因“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赫然在列。2019年12月新东方在线APP也曾因存在“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未提示用户第三方个人信息、未提示用户第三方个人信息收集使用规则”等3项问题被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约谈。

无独有偶,新东方在线内部教师管理也是漏洞百出。部分老师无教师资格证编号,甚至部分无任何教师资质相关信息,事实上,考研名师陆续出走的消息也是接连不断。

重金砸向k12,新东方在线换来的是巨额亏损、清洗管理层

有道考神考研名师唐迟

新东方在线旗下的考研名师唐迟、唐静等人纷纷离职,并加入有道考神、跟谁学等竞对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自新东方在线上市以来公司大换血,从高层、中层到执行层出走了将近70%的老员工,新东方执行董事潘欣、英语学习事业部总经理张枫、酷学多纳品牌负责人陈婉清陆续离职。

频繁的人员调动,管理层内部的动荡不安,也逐渐凸显了其发展历程的隐忧。

显然,拥有15年发展史的新东方在线即使背靠新东方,从目前交出的新答卷来看,管理层动荡、名师跳槽引发的内忧,另一边尚未恢复元气的新东方在线又遭巨额亏损,未来的路仍旧不好走。